【绝望的救赎(同人)】(1-2)作者:赤色XIII

点击量:加载中 添加时间:2017-12-08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15827字


                 序

  随着一阵闪光,一支支魔法箭矢穿透了一匹匹名为「魔兽」的异种怪物的躯体。那是一种由人类负面情绪聚合成的类人形怪物,被消灭之后巨大的躯体会自然消散,只剩下一颗颗结晶来表明它们的存在的痕迹。

  一只白皙的手拾起了魔兽消灭后留下的晶体,手的主人是一位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少女,身着类似女子学生制服的服装,白底为主,淡紫色的披肩和百褶裙为辅,黑色的高跟鞋和连裤袜将她的双腿勾勒出美妙的曲线,双腿两侧还有一串紫色菱形组成的线条作为装饰,领口以及后腰分别系着由紫色缎带系成的蝴蝶结。一身白色,黑色以及紫色的装扮,配上她冷淡的表情以及那一双淡淡反射着紫色光芒的双瞳,完全一副生人勿近的冷美女的样子。但是,她头上一根鲜红缎带系成的小蝴蝶结又让她的整体感觉产生了一些温暖的变化。同时,她另一只手上握着的黑色长弓也表明了她的身份——射出魔法箭矢的人,一位魔法少女。

  少女收集完掉落的晶体后,将左手背上的菱形宝石取下,和晶体放在一起。随着一道道黑色的气息从宝石处移动到晶体之上,原本暗淡的紫色宝石再次变得明亮起来,而之前的那些晶体则变得更加深谙了。

  「不愧是晓美焰,今天的魔兽也轻松消灭了。」一只白色的像猫像兔又像松鼠的小动物出现在魔法少女的身边,口吐人言的它必定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动物,它真正的身份是类似于动画中魔法之国派遣到人间的使者,和普通少女通过缔结契约产生魔法少女的存在。它长着比兔子还要长的大耳朵比松鼠更大更蓬松的大尾巴,整体又好像猫咪一样,配上红宝石一样的眼睛,说不出的可爱。但是站在一边的魔法少女——晓美焰不为所动,本就冷淡的表情变得更加冷淡了一分,「哼,来的很快嘛,QB。」说话的同时也将之前的晶体向着被她称为「QB」的小动物抛去。

  QB看到飞向它的晶体扭动着身体,好像海上乐园里表演接鱼的海豹一样接住了晶体,只不过不是用嘴而是背后打开的一个不知道连通到哪里的通道,一边接着晶体一边还从嘴里发出「嘿咻嘿咻」的可爱声音,从外表来看完全是一只可爱的魔法宠物的样子,「那么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早点休息晓美焰。」
  「我回去了。」晓美焰抛完手中的晶体之后,只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在经过几条街道之后她回到了住的公寓附近,然后穿过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并在离开小巷之前解除了变身,成为了一个身穿见泷原中学制服的女学生。现在已经是深夜,虽然外面没什么人,但一个初中女学生穿着制服在外面游荡如果被警察或者其他有责任心的大人遇到也是一种麻烦,所以晓美焰一直到了公寓附近才解除变身,站在公寓的大门口。

  随着大门的开启,原本漆黑的玄关也被晓美焰身后的灯光照亮了部分,她被拉的斜长的身影孤单的矗立在亮光的部分里。「我回来了。」虽然明明知道没有人会回应,但是晓美焰还是打着回家的招呼。静静的走进屋子,随着大门慢慢的合上,玄关再次进入黑暗之中,一直过了几十秒晓美焰才激活了照明。

  随着灯火的亮起,公寓中不再漆黑一片,即使如此屋内还是毫无人气,因为晓美焰在成为魔法少女是一位有着心脏病的少女,原本她是在东京的一所教会学校上学,但是因为病情的关系,她才离开喧嚣的东京,来到自然环境更好的见泷原这座小镇休养,因为治疗费的关系父母常年在外奔波赚钱很少有时间陪伴在她的身边,孤独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陌生。

  穿过玄关来到大厅,晓美焰公寓的大厅和其他人家的大厅有很大的差别,大厅中心是一张圆桌,座位则好像则环绕着中心的圆桌环绕而成,整个大厅除了地上的桌椅没有别的装饰而一面面显示屏悬空在半空中,充满了一种科幻的感觉。虽然这个时代把房间布置成这样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一般人仍然顺着习惯布置房间总体来说样式和二十一世纪初期的风格变化不大。

  晓美焰站在大厅的中央环视着浮在空中的显示屏,其中除了几面显示屏有着资料和画面其他的显示屏全都空白一片。晓美焰的视线最后落在一面居中的显示屏上,在她的记忆中这面显示屏原本显示着一名少女肖像,那是一位有着可爱又坚强笑容的少女,不算太长的粉色头发,分别从两边用红色的缎带绑着一对马尾。但是如今显示屏上不停的闪着雪花,少女的肖像已然不知所踪,不仅是肖像,那位少女的一切都失去了踪迹。除了那根鲜红的缎带——晓美焰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头上的鲜红蝴蝶结,同时嘴里轻轻的呼唤着那位少女的名字——

  「圆香(まどか)。」

  ……

  伴随着下课的钟声,放学的时间到了,晓美焰收拾完书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女孩的声音,「那个,晓美同学……」晓美焰转过头去微笑着看向喊住她的女孩——那是班上的同学,但是却并不熟悉。「晓美同学,是这样的,车站边新开了一家蛋糕店,网络上很是好评,我们打算结伴去试试。晓美同学一起吗?」

  「很是抱歉呢,今天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谢谢你的好意。」晓美焰笑的很温和,语气中也确实充满了遗憾和歉意,但是双瞳之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啊,那还真是遗憾,那么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来邀请晓美同学。」女同学有些尴尬的说着客套的话,回到了同伴身边。晓美焰点头示意之后便径直向着教室门口走去,直到她离开了教室,才响起了女同学抱怨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经过魔法强化过的五感还是清楚的接收到了,不过她毫不在意,因为她很早以前就很清楚,她已经和日常告别了,因为她不是人类,而是魔法少女!

  魔法少女是一种以实现一个愿望作为代价,出卖了自己下半生的可悲存在。当少女和QB缔结契约起的那一瞬间起,少女自身就和人类的身份告别了——灵魂被抽出肉体形成名为「灵魂宝石(SOULGEM)」的核心,躯体则变为通过魔力驱动的外壳,各种性质都可以通告魔力改变,完全为了适合战斗的改造。虽然乍看起来和契约前没多大的差别,其实契约后的少女们,已经算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了。

  晓美焰离开学校后漫无目的在大街小巷之间穿行,这也是魔法少女的职责——通过灵魂宝石的感应寻找魔兽予以消灭。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或大或小的矛盾,由矛盾带来的种种憎恶,嫉妒,绝望等等污秽与诅咒的负面情绪在聚合之后则形成名为「魔兽」的异常存在。魔法少女则是与它们战斗的战士,虽然辛苦而且还伴随着其他痛苦,但是晓美焰知道,这一切不算什么,因为现在的一切都是某一位魔法少女的换来的,她通过自己的牺牲改变了魔法少女们原本更加痛苦更加绝望的结局。

  魔法箭矢穿透了一具具巨大的躯体,少女白皙的手拂过黑色的长发。伴随着舞动的发丝魔兽的躯体自然消散只剩下一颗颗结晶掉落在地面。晓美焰收起长弓,望着遥远的星空,低声念叨:「我会努力的,直到我们再一次相会之前我都会努力的……圆香。」

  「圆香吗。」在QB声音响起的同时它也从建筑物的阴影中出现,「你还在对那个无法被证明的少女念念不忘吗?」晓美焰没有搭话,只是自顾自地望着夜空。QB则继续说道:「按照你之前所说,这个世界本来并不存在魔兽。你们魔法少女原本的敌人则是一种名为魔女的存在。而它们正是魔法少女绝望和诅咒突破界限之后由灵魂宝石诞生出来的。而那位叫做圆香的少女在缔结契约之前的许愿让这个世界改变了。虽然你的说法令人难以置信,但是经过我们讨论之后,对名为圆香的存在有了很大的兴趣。你能和我们详细的说一说吗?」

  「我累了。」晓美焰抛下一句话便迅速离开了,她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她淡然的双眸之中愤怒的火焰正在一点一点的升高。那是对QB确切的说是对孵化者(Incubator)的愤怒。孵化者并非地球的住民,按照它们的说法它们很久之前来到地球收集感情能量。为了对抗宇宙能源危机,它们研究出了通过感情转化能量的科技,但是它们自身没有感情,所以它们在宇宙中寻找拥有感情的智慧生命来提供能源,而地球的人类恰好被选中了。经过测试它们发现,人从希望转化成绝望的瞬间可以爆发非比寻常的能量,而其中又以第二性征刚刚开始发生的少女为最。于是孵化者设计了一套仪式——寻找少女,缔结契约,满足愿望,堕落魔女,给予回收,寻找少女,依次循环。在世界改变之前,魔法少女们就是不停的和她们的前辈们不停的战斗,只因为一个或大或小或高尚或自私的愿望,而她们大部分人都并不清楚真相,但是就算只挖出了真相的一角也足够她们绝望。

  这一切本该继续下去直到一位名为圆香的少女,通过缔结契约时候的许愿将过去,现在,未来一切所有魔法少女最终绝望堕落为魔女的结局打破,斩断了绝望的连锁,改变了世界。同时,少女也付出了比死更加惨痛的代价,没了起始和终末,成为了一种概念,从新世界消失了——没有人记得她!除了晓美焰。
  晓美焰在旧世界中,才转学到见泷原中学就遇到魔女袭击,多亏了魔法少女圆香搭救才没丢了性命,之后平凡少女小焰和小圆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直到小圆为了保护城市牺牲了性命。平凡的她活了下来,她本可以继续苟延残喘下去,但是为了改变挚友死去的命运,她依然找到了QB签订契约,许下愿望,获得了穿梭时间的力量,回到了过去拯救挚友。但是一次次穿梭换来的不单单只是一次次的失败,随着轮回的增加平凡的少女变得越来越强大,发现的情报也越来越多,而因为信息的极度不对称,她和她的挚友小圆以及过去的魔法少女同伴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远了,不知道从哪一次的轮回开始,她不再与挚友小圆以及伙伴们相认,只是默默的消灭着小圆身边的魔女及其手下,以祈求小圆不会和魔法少女扯上关系可以平凡的度过普通人的一生。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愿望晓美焰也得不到满足,坚强而又善良的少女小圆,总会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走上保护身边的大家成为魔法少女的道路——而一旦成为了魔法少女结局就注定在之后的某一天化身为魔女的末路。

  在晓美焰最后的一次轮回的时候,她发现了之前一直被她忽略的真相的一角终于给了她致命的一击——她一次次的轮回正是造成少女圆香因果缠身,无法摆脱只能在堕落成魔女的道路上越陷越深的元凶!魔法少女晓美焰最初的许愿就是错误的许愿。她所做的一切终究只是白费功夫。一切被否定的晓美焰终于放弃了穿梭时间,静静的等待绝望吞噬灵魂宝石的时候,挚友圆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然后许下了震惊了所有人包括QB在内的愿望。

  于是世界改变了。

  就是这样通过千百次轮回晓美焰与圆香缔结的羁绊,让晓美焰保存着这一份宝贵的记忆,这更是她如今努力和魔兽奋战,保护着这个让挚友付出一切所要保护的世界的动力。但是,QB却将这一切归结为晓美焰的梦与脑内妄想。这如何能让晓美焰不愤怒。但是,更让她愤怒的对象却是她自身,新的世界已经诞生三个月了,她在新的世界生活和战斗,渐渐的已经习惯了没有圆香的世界,那份宝贵的记忆也变得不那么鲜明了,甚至就连她自身都渐渐不那么确定那份记忆的内容是不是真的是她自身的妄想。她对生出这种念头的自身更是愤怒!圆香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作出如此大的牺牲,她居然怀疑这仅仅是自己的妄想,不可原谅!
  「咚!」晓美焰的手臂狠狠地撞在路灯的灯柱上,发泄着心中的愤怒。无人的街道上一个少女孤独的站在路灯下,少女低着头,左臂仍然维持着之前撞击灯柱的姿态。天上没有雨,但是少女足边却有着几滴水滴形成的水渍。许久之后晓美焰解除了变身,抬起头来双眸中已经没有了愤怒的火焰,重新恢复平静的少女慢慢向着自己的公寓移动,转过一条街来到了Y字路口——晓美焰的公寓大门口。
  晓美焰一如既往地推开了公寓的大门,灯光一如既往地照进玄关,少女的身影一如既往的斜斜的孤单的矗立在光亮之中,少女一如既往地静静走进屋子,身后的大门一如既往地缓缓地合上,玄关一如既往的陷入黑暗,少女一如既往地对着空无一人的家打着招呼:

  「我回来了。(ただいま)」

  「欢迎回来。(お帰りなさい)」

                (一)

  「欢迎回来。」

  意料之外的招呼让晓美焰的大脑一片茫然,她一动不动地站在漆黑的玄关之中,整个人没有做出一点反应,维持着低着头进门时的动作。但是心中的悸动却使得她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了。

  (什么?……)

  (谁?……)

  (这个声音难道是!……)

  焰的大脑仍旧一片茫然,但是心中的悸动却要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蠢蠢欲动。随着灯光的亮起玄关的黑暗被一扫而空,同时被扫开还有焰脑中的迷雾,让她慢慢的抬起头来。随着视线的升高,整齐摆放在玄关口的皮鞋首先印入焰的双瞳之中,然后是一双穿着白色长袜的双腿,接着黑色的格子裙与米色的见泷原中学制服接连印入看焰越来越明亮的双眸中。最后,那头粉色的扎成双马尾的秀发,那双淡粉色的双眼,以及那有着令她熟悉笑容的面孔透过双眼深深地印入脑中。焰不自觉的微张小口,双眼微微闪动,左脚更是向前踏了一小步。

  而站在晓美焰对面不远的少女,双手左右分开,张开分在身体两侧,做出放开怀抱欢迎的姿势再次说道:「欢迎回来。」中间略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焰酱(ほむらちゃん)。」

  「圆香!」

  晓美焰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念出那分外熟悉的称呼的时候,再也克制不住自身,向前飞扑整个人扑进了名为圆香的少女怀中。名为圆香的少女被扑的一直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背后靠上墙壁才稳住身形。「圆香!圆香!圆!……」而扑进圆香怀中的晓美焰早已泣不成声,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圆香的制服,整张脸都埋在圆香的胸口,从双眼涌出的泪水把制服都沾湿了一大片。

  「好啦,好啦……我在这里。」圆香一只手轻轻地的拍着焰的后背,另一只手抚摸着焰后脑的秀发,不停地安慰着怀中的少女,「不要哭啦,焰酱……」晓美焰也不说别的只是反复呼唤着圆香的名字,并紧紧的抓着圆香,生怕一旦放手圆香会再度离她而去。

  许久之后,晓美焰终于冷静下来,面颊离开了圆香的胸口,眼眶中还带着泪水,脸上更是有着泪痕,但是她没有在乎只是怯生生地望着面前的少女。名为圆香的少女微笑着望着晓美焰的脸,掏出了手帕帮焰擦起脸来。

  「……圆香,这次你能在这里呆多久……」虽然是焰用微不可察的声音提问,但是圆香并没有错过,她盯着焰的眼睛平静的说道:「焰酱,这次我不会离开你了……啊,痛!」她还没有说完就被焰打断了,确切的说是焰在听到「不会离开」的时候就伸手抓住了圆香为她擦眼泪的手,用力之猛让圆香不禁呼痛。在焰听到痛呼之后马上放松了力量但是却没有松开圆香的手,「真的吗?」

  「是真的。」平静而又确定的回答,「来吧,焰酱。我们进屋吧。」圆香握着焰的手,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玄关,来到了大厅。晓美焰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了最初转学到见泷原中学第一天圆香领着自己去保健室的情形,圆香还是挂着那么的热情的笑容。焰恍惚中不知不觉来到大厅中央的圆桌边,「好了,坐吧,焰酱。」在焰听到声音的同时,感到一双手压在肩上,于是顺势坐了下来。只看到面前的盘子里装着几个简单而又精致的小菜,接着一碗热腾腾的米饭摆着面前。焰抬起头来看见的是圆香的笑脸,「饿了吧,焰酱。试试我的手艺。」说完圆香绕到了圆桌的另一边面对着晓美焰坐下,「说来话长,一切要从我向QB许愿开始说起……」

  接下来的时间晓美焰一边吃着可遇不可求的圆香亲手做的饭菜一边倾听着圆香的诉说。圆香在许愿后力量化身千万分身,分别去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每一位魔法少女临终的时候,将她们的痛苦,怨恨,不甘等一切负面情绪带来的污秽与诅咒吸收,让她们可以安然平静的迎接自身的终末。让魔女消灭在她们诞生之前,符合圆香的许愿。而其中唯一的特异点就是名为魔法少女圆香的她自身的存在——她穿梭过去现在与未来,背负一切魔法少女的污秽和诅咒,但是她最终结局化作魔女之时的污秽与诅咒又有谁来背负?!

  按照她的愿望将所有魔女消灭在诞生之前,最终在她迎来结局的时刻,一个不符合这个层次宇宙的既是圆香又不是圆香的概念出现了——简单的来说可以称她为「概念圆香」。概念圆香的出现亲手消除了会对魔法少女圆香许愿产生矛盾的救济之魔女(既圆香自身最终化身的魔女)。而概念圆香也因为没有了起始和终结升华成了更高的存在——近似于传说中的神。圆神重塑了世界,少女的许愿则成为新世界的法则之一(圆环定理),新世界的魔法少女们都会被圆环定理保护安然离世。

  这一切晓美焰在和圆香分别之时便已经知晓,圆香升华为圆神之时,虽然还存在但是对于还是凡物的焰来说比死去还要过分了,拯救圆香是焰最初的愿望,也是她成千数百次轮回的路标,如今失去路标的她如果不是分别之时圆香许诺不久之后她们还会相会,她绝对是支撑不下去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焰在这个感受不到圆香的世界里还是十分痛苦,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不但没有慢慢平复下去,反而越来越加深,之前更是因为对圆香记忆的怀疑,令她更加痛苦,如今她灵魂宝石的污秽积累的越来越快,照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她的极限就要到了。

  这一切圆神自然也是知晓的,她内在身为少女圆香的部分更是心疼不已,于是她通过努力影响身为神的整体,最终成功的动用神的威能干涉了世界,终于少女圆香的部分被分割出来投影到了这里。

  「……就是这样,我来到了这里。对不起,焰酱让你这么痛苦。」

  「不要紧的,小圆(まどか),只要你能回来,我之前受点苦更本不要紧!」听到圆香道歉,立刻说道,对于她来说没有比和圆香重逢更重要的事情了,重逢前遭受的痛苦与其比起来完全不要紧。「还有你做的饭菜很好吃。」焰不自觉的红了脸。

  「那真是太好了,这之时以前和妈妈一起试着练习的做过,这还是第一次做给别人吃,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呢。」圆香露出了愉快的笑容,然后将碗筷收拾了。而焰则恍惚的坐着满脑子都是「第一次做给别人吃,第一次做给别人,第一次做,第一次……」

  「……焰酱,焰酱。」当晓美焰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圆香略微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的脸,她窘迫的红了脸。

  「脸好红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圆香说话的同时还用手撩起了焰的前发,然后用自己的前额贴上了焰的前额。晓美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挚友的脸,那闪亮的双眼,那小巧的鼻子,那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口,让她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起来。但是很快圆香的脸就离开了,「好奇怪,没有热度啊,为什么连那么红?」「我没事,只是刚刚在想一些事情。」焰赶紧解释以免圆香看出自己的窘迫。
  「没事就好,对了,焰酱,我已经帮你放好了水,赶紧去洗澡吧,你忙了一整晚一定累了。赶紧泡一下放松一下。」圆香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起焰来到浴室外的换衣间,「你赶紧去洗吧,换洗的衣服我一会帮你送来。」说罢便退出了换衣间。焰只略微愣了一下就照圆香所说的去洗澡了,她也确实累了。当她洗完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穿着一身淡紫色睡衣坐在床上的圆香的时候也不由得楞了一下。

  「抱歉,焰酱,我没有睡衣只好先借用你的来穿啦。」说话的同时圆香露出甜甜的笑容。看的晓美焰不禁的痴了,不过这次她很快回过神来,赞叹道,「没关系,小圆,你穿起来很合适。」说着她自己也从衣柜里拿了一套黑白色的睡衣穿在身上,然后坐到床边,「呐,小圆,今天你要住下,不回家了吗?」

  「是啊,不但要住下我还要和焰酱一起睡哦,而且不只是今天以后每天都要哦,焰酱,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你愿意住多久都可以!」焰没有思考直接回答,而圆香听到焰的回答后也一把搂住了焰愉快的说道:「太好啦,焰酱,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啦!好啦,时间不早啦,我们睡觉吧。」

  「恩。」

  说罢,熄灭了卧室内的灯火,两名少女相拥而眠。焰躺在圆香的怀中默默祈祷——神啊,如果这是梦的话,请让我永远不要醒来!

  ……

  「叮铃铃……」闹钟的打鸣声将晓美焰从睡梦中唤醒。啪的关掉闹钟,习惯性的坐起身来的焰忽然觉得缺了点什么,头脑渐渐清晰起来的她突然想起来现在左手按的地方不是正是昨晚圆香躺着的地方吗,「圆香。」在低声呼唤的同时她低头一看身边空空如也的床铺,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从心底升起,「圆香!」焰再次低声呼唤的同时环视了卧室一圈房间里干干净净的并没有昨晚圆香换下的制服,而且那套平时焰常常穿的淡紫色睡衣则一如往常的挂在墙上,不安驱使着她直接翻身下床,连衣服都没换就跌跌撞撞向大厅跑去。「圆香!圆香!圆香!」大厅中也一如既往的清冷,中央的圆桌空无一物。不安的焰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冲向玄关,然后仿佛气力都被抽空了一般坐倒在地上,「圆香!圆香——!」低声的呼唤也不由自主的变成了绝望的悲鸣。——只因为应该摆在玄关口的皮鞋不翼而飞了,或者说那皮鞋就更本未曾存在过。

  坐倒在地上的焰一边啜泣一边呼唤着挚友的名字,因为慌乱的缘故睡衣凌乱的挂在身上,露出不少白腻,若是在平时,少女虽然还长的颇为青涩但也不是为一幅颇有春色的画卷,但是如今却显得说不出的悲凉。痛苦与绝望的感情如同黑色的墨点慢慢的在焰的灵魂宝石上散开,不久前才净化过的灵魂宝石变得如蒙尘宝石一般暗淡。就在灵魂宝石上的污秽越来越浓的时候一声天籁将污秽一扫而空。
  「早上好,焰酱。」

  「圆……香」焰缓缓地转过头来,脸颊上满是泪痕,双眼无神而又绝望,但是当围着围裙的圆香的身姿映入焰的双眼之中后,无神而又绝望的双眼深处燃起了希望和幸福的火光。

  「圆香!」随着一声深情的呼唤焰飞扑进了圆香的怀中,然后将不安化作话语发泄出来。

  「笨蛋,笨蛋,你去了哪里,醒来看不见你,还以为你不见了。」

  「醒来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没叫醒你,直接帮你准备早饭去了,抱歉呐,焰酱,让你担心了。」

  「玄关的鞋子到哪里去了,害的我以为你……」

  「抱歉呐,焰酱,我看天气那么好久拿到阳台上晒一晒了。」

  焰虽然在抱怨,但是却一点都不怪圆香,感受着圆香肉体的温暖,倾听圆香安慰的话语,焰终于肯定,一切不是梦幻,挚友圆香终于和她再一次相会了。而此时大厅中最中央的那块显示屏也不在布满了雪花,而出现了一张微笑着的少女肖像,一如在世界被改变前的那样。

                (二)

  晓美焰安静的泡在浴缸里,半张脸沉在水面下吐着气泡,本应该放松享受的她现在不由得有些紧张。自与圆香相会已经过了一周了,从早上被圆香叫起床开始到夜晚和圆香相拥而眠结束每一天都过的充实而幸福,原本清冷的公寓也渐渐有些「家」的感觉了。原本晓美焰以为日子就会如此的继续下去,但是变故就悄然而至——圆香突出事了。

  事情发生晚饭过后,焰正准备出门扫荡魔兽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盘子打碎的声音,「小圆,没事吧?」焰停下动作询问道,但是本应该传回的回应却迟迟没有传回,这让晓美焰心头一紧,于是掉头直奔厨房。就在她进门的那一刻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映入了焰的眼中——洁白的瓷盘碎在地上,名为圆香的少女则如同木偶一般站摔碎的瓷盘跟前,双眼无神空洞的望着不知名的远方,而且在少女身后出现了如同宇宙星河一般的幻象。

  虽然呆立在原地的焰不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她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大喊(不要走!圆香,不可以放她走!一定要紧紧的抓住她,抓住她,抓住自己唯一的光!)「圆香!」所以当焰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呆立在身前的少女,并且不停的呼唤着少女的名字,「圆香,圆香,圆——香!」呼唤的同时,抱在少女背后的双手也渐渐用力,纤细的五指都陷进衣服里了。

  「焰……酱?」片刻之后少女身后若隐若现的宇宙星河幻象消失了,与此同时少女疑惑的声音在焰的耳旁响起。焰立刻松开手,后退了半步,然后双手顺势按在少女的双肩上,自己也盯住少女的还有些懵懂的脸庞,关心的问道:「圆香,没事吧。」而圆香则被焰这一连串动作吓了一跳,眨了眨眼,左右望了一望,疑惑的问道:「焰酱,怎么了吗?」

  晓美焰叹了口气,打扫了地上的碎片之后,牵着圆香的手来到大厅的沙发边坐下,然后一五一十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圆香。之后圆香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焰酱,我没事……这是骗人的。我现在其实还不算真正的存在于这个世界,我只是一个被分离出来的投影,这些焰酱是知道的吧。」

  「恩。」晓美焰点了点头。

  「所以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还不紧密,我在这个世界还十分脆弱,随时都有回归本体的可能,而焰酱看到那个宇宙星河的幻象,就是我的本体在这个世界的显现外貌,刚才的情况大概就是我无法维持在这个世界的联系,我的本体来迎接我了。」

  「怎么会……」

  「焰酱,刚才多亏你抱住了我,我才能继续留在这里。这个世界本没有我的位置,就是因为焰酱心中和我的羁绊,我才能让本体将我投影到这里。」说道这里圆香抬手指向头顶上方位于大厅中央的显示屏。显示屏上显示着一张圆香的肖像,但是肖像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周边的部分已经闪起了点点雪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掉,然后显示屏再次回复到之前满屏雪花的状况。焰看到中央的显示屏后原本被她握住的少女的手被握的更紧了。

  「所以,我要留在这个世界必须和焰酱亲密相处来进一步加深和世界的联系。原本我以为和焰酱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就足以加深与世界的联系,看来还是差的太远了。」说着,圆香的脸上罕见的出现无奈的笑容。

  「那么,一起吃饭和睡觉还不够的话,我们一起去学校,晚上消灭魔兽也一起……」

  焰还准备继续说下去,圆香的手指贴上了焰的嘴唇,摇了摇头,「不行的,且不说焰酱带着我去消灭魔兽会有多么的危险,现在的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还是太弱了就连远离这里都办不到,活动的范围整个公寓内部已经算是极限了。」
  「怎么会……」晓美焰没有继续说下去,很多事情就算不说出来心里也是明白的,焰没有办法无时无刻的陪伴在圆香的身边,而按照这样的趋势,圆香早晚是会消失不见的,如果之前不是圆香出问题的时候焰正好在她的身边,那么现在圆香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想到这一点,焰的心就不禁颤抖了起来,「那么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沉默良久,圆香的声音传到焰的耳边,「其实,办法还有一个……」

  「真的?!」焰原本已经变得灰暗的双眼亮起了希望的光芒,「既然有办法为什么不早点……」焰看到了圆香望向她充满真挚的视线,不住地吞下了后面的话语。

  「呐,焰酱,对我来说你是我的最棒的朋友(わたしの、最高のともだち)。」圆香真挚地望着晓美焰,晓美焰在圆香的注视下也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所以呐,我实在不希望我们之间纯洁的关系被玷污,所以从一开始加深与世界的联系就有一个简单的办法,但是从最初开始我就没有考虑过使用那个办法,而且到了现在我也不准备使用。不要难过了,焰酱,让我们一起快乐的度过剩余的时光吧。」

  「圆香……」晓美焰注视着圆香虽然勉强但是发自内心的笑脸,小口微张即将说出同意的话语,突然当初和QB缔结契约时候的记忆闪过脑海,然后闪过了大量轮回中的记忆,她一次又一次的试图保护圆香,但是圆香一次又一次的离她而去。微张的小口没有说出同意的话语,反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圆香身边站起,调整了下站位来到了圆香的正前方,双眼中充满了坚定,携着居高临下的气势开口说道:

  「圆香,告诉我最后的办法。无论它有多么困难,会给我多么大的伤害,我都不会退缩,都不会放弃。我要和圆香你重新相会,不是作为被你保护的我,而是成为保护你的我!」

  圆香吃惊的抬头望着自己最棒的朋友,简单的话语中传递着无比坚定的决意。两名少女相互对视久久不语,许久之后,终于有了结果,圆香首先移开了视线,微微偏开了头,微微的叹了口气。

  「焰酱,我们来做H的事情吧。」

  「哈?」

  「焰酱,最后的办法就是,我们来做H的事情吧。」

  ……

  「哈——」晓美焰从浴缸里起身,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毛巾轻轻拂过胸前微微隆起的小肉包,拂过如粉藕般的双臂,拂过平坦紧致的小腹,拂过双腿之间耻丘,拂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最终晓美焰终于做好了准备,穿好了睡衣,离开了更衣间。

  推开卧室的门,晓美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中央的圆香。淡粉色的头发没有如往常一般扎成一双马尾,散开披在双肩上,听到开门的声音,圆香抬起头来冲着焰微笑,同时抬起手来做着招手的动作,「你来啦,焰酱。」

  晓美焰点了点,快步来到圆香的身边坐下,低垂着头,只是时不时地微微抬起头偷看圆香一眼,几次之后,终于低声说道:「小圆,那个,我是第一次做H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焰酱,我也从来没做过H的事情呢,我们彼此都是第一次呢,不过我的本体什么都知道,所以我这里也有那些知识呢。」圆香微笑的说着,同时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焰酱,不用担心,身体放轻松,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圆香说话的同时身体也行动起来,一只手从焰的颈后经过将焰搂在怀里,樱桃小口也贴近焰的脸颊,蜻蜓点水的在焰面颊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另一手则轻轻拂过焰的前额,青葱般的手指来回撩拨着焰额前的发丝。

  「圆香。」

  「焰酱。」

  两位少女相互低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圆香撩拨发丝的手慢慢的顺着焰的脸颊滑下来到了少女纤细的颈边,而圆香的小口也从微蹭焰的面颊移动到了焰的唇边,随后双唇碰触,两位少女将自己的初吻交给了对方,一息之后双唇分开。
  「我的初吻送给焰酱了哦。」圆香微笑的说道。然后焰突然用手支撑了一下身体主动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圆香嘴唇,几息之后才分开,低声呢喃,「我的初吻也是圆香的东西了呢。」

  圆香在最初微微讶异之后,脸上笑开了花儿,「焰酱,淘气的孩子需要惩罚哦,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说着圆香的嘴唇再一次凑了上去,紧紧的贴上了焰的唇。不过这只是开始,圆香小巧的舌头从双唇中伸出,不停的接触焰的嘴唇。焰在感觉到了那不同于双唇的触感后也本能的微微分开了双唇。而就在她分开双唇的时候,圆香的小舌嗖的窜进了焰的口腔中,寻找着焰的小舌。焰在最初的紧张之后也用小舌回应圆香的搜索,很快的两条香舌如同发情的蛇一般纠缠在一起,不停的相互缠绕,完全停不下来。

  这种情况一直到两位少女,感到窒息,氧气供应不上来的时候才结束,随着少女们的嘴唇分离,两条小舌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虽然舌尖分开了但是之间晶莹的唾液仍连在一起,垂荡在空气中,直到受到重力的影响,最终飘落到床单上。两名少女深情的凝视着对方,圆香伸手用手指挂起焰嘴边垂荡的香唾,然后放进自己的口中,同时还用小舌将手指上沾着的香唾仔细的添了个干净,然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喜欢吗?焰酱。」

  「恩。」

  「那么继续吧。」

  说罢,圆香便再一次贴上焰的双唇,少女们热吻了在一起。与此同时圆香放在焰颈边的手继续向下滑动,滑到了焰微微隆起的胸部,少女的手轻轻在两座山丘上拂过,时而用手指绕着焰的双乳划着圈儿,时而五指张开如同卡爪一般顺着山峰从峰底向着峰顶移动最后五指并拢离开山峰。焰感觉到了圆香在自己胸部作怪的手,微微的扭动着身体。圆香停下动作,嘴唇从焰的双唇离开,略为不安的问道:「焰酱,疼吗?」

  「不。」焰摇着头,「只是有些痒。」

  「要停止吗?」

  「继续做下去吧。」

  「那么我们把碍事的衣服脱掉吧。」

  「恩。」

  很快两位少女就脱得赤条条的,圆香望着焰光溜溜的后背,「焰酱,快些转过身来啦,不要害羞啦。」

  焰背对着圆香,双腿并拢在一起,一只手遮在双腿之间的部位,另一只手环在胸前挡住了两座小山丘顶端的两点樱红,一动不动坐在床上,「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让我做好准备……啊。」

  一声惊呼打断了焰话语,因为焰感受到两团肉团贴上了自己的后背,虽然肉团并不大应该和自己的大小的差不多,但是突如其来的触感还是她惊叫了出来。随后一双手从自己的腋下穿了过来首先到达了自己的小腹,然后一手缓缓的向着胸部移动另一手则向着自己的私密处滑下去。

  「圆……圆香,这,这是要做什么?」焰惊讶的声音都不自主的打起颤来。
  「都怪焰酱你太慢啦,那只好我主动一点过来啦。」熟悉的声音伴着一阵阵热气吹到了焰的耳边,让她的身体一僵。

  「别担心,焰酱,今天一切都交给我吧,你只好放松身体,安心享受,那么,我开动啦。」

  「呀!」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焰感觉自己的耳朵上贴上了什么湿热的事物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然后便羞的满脸通红,今天她实在是出丑了太多次了,与平时那个高冷的自己完全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了,但是她的心中却又泛起一阵阵幸福的感觉,这种怯生生待在圆香身边,感受着圆香的关心爱护,究竟有多久没有体验到过了。当初为了保护圆香,数次轮回之后和圆香和同伴们渐行渐远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体会了吧。

  在焰沉浸在自己的幸福感的时候,圆香也没有停下手头的动作,舌头不停的照顾着焰的耳朵,一时的添一时的刮,在耳廓,耳垂与耳轮之间来回游走,偶尔还用牙齿轻咬一下。右手在焰的胸部游走,焰的小肉馒头被圆香的右手掌握在手中时而揉时而捏时而伸出手指绕着焰馒头顶端的樱红划着圈儿,时而手指捏住半颗绿豆大小的乳尖轻轻的来回捻动。

  在圆香的爱抚之下,焰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柔软了下来,雪白的肌肤上渐渐的泛起淡淡的粉色,之前紧紧遮挡着下身的右手也出现了松动。圆香的左手顺势从小腹滑进了焰双腿间的的小丘之上。就在摸上小丘的同时,焰之前松动的右手本能的压住了圆香探进来的手。而圆香也没有做进一步深入只是轻轻地用手指感受小丘周边的滑腻。

  没过多久,压在圆香手上的手便松开了,与此用时,圆香感觉到左手指尖触到了一点沾湿,于是用手指在附近扫荡了一番,发现果然不是错觉,特别是在肉缝的附近感觉更加的明显。圆香的手指进一步地在肉缝附近来回滑动,还时不时的在肉缝顶端的一个小突起的部位蹭过去,而此时圆香则能清楚的感觉到怀里的焰在轻微的颤抖。

  随着圆香的进攻,焰原本遮挡在胸前和下身的手彻底移开了——自然的垂在身边,焰美丽的乳峰和小穴彻底展现在了圆香的眼前。圆香暂停了香舌的攻击,将注意力集中在双眼和双手之上。焰胸前原本最多半颗绿豆大小的乳首现在已经挺立起来,增大了一倍有余,足比一颗绿豆还要大一些了。而下身肉缝也微微的张开,露出了其中粉红色的嫩肉,并有屡屡潮湿的热气冒了出来,好似另一张小嘴正在渴求食物一般。于是原本在周围爱抚着的手指来到了这一张小嘴跟前,缓慢的伸了进去。

  感受到手指的侵入,肉壁收缩了起来,将深入其中的那一根手指牢牢地吸住了。而且通过肉壁蠕动传来的触感,圆香感觉自己的手指就好像真的被一张小嘴含住,并且微微吮吸的样子。于是圆香小心的将指尖深入一些,然后退出一些,接着再一次深入,来回循环着抽送。指尖传来的吸力变得越来越强,肉缝处涌出的体液也越来越多,在多次抽送之后随着「波」的一声,圆香抽出了沾满了液体的手指。然后迅速抬起手来,与此同时圆香突然轻咬了一下焰的耳垂,乘着焰惊讶地张开小嘴的时候,迅速地将手指伸入焰的口中。

  「不要浪费哦,焰酱。」圆香的话语传入焰的耳中。焰微微皱眉之后却并没有吐出沾满她自己体液的手指。

  「这些是焰酱下面第一次流出的甘泉呢,非常的宝贵哦,以后可就尝不到了。来,仔细的添干净哦。」圆香挂着可爱的笑容却说着魅惑的话语。

  焰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照着圆香的话做了,开始的时候添得十分笨拙,但是渐渐的她不再只是单纯的使用舌头,连嘴唇也配合着舌头一起吮吸着圆香的指尖。圆香的手指也变得舒服起来了。

  「哎呀,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呢,害的我也想尝尝了,该怎么办呢,焰酱?」在说话的同时圆香原本玩弄着焰胸部的右手,移到了焰的右手手背上,然后好像握着鼠标一样握着焰的右手移动到了焰的肉缝前,「有办法了呢,焰酱,不如你亲手喂我吧。」说着便将自己的食指压在焰的食指上然后对准焰的小穴入口压了下去。

  「慢慢的,慢慢的……对,就是这样,轻轻的放进去哦,然后来回抽动哦。」随着圆香的话语,焰在圆香的引导之下用自己的食指在小穴中慢慢的来回抽送着,体会着指尖被吮吸的感觉,感受着指尖擦过肉壁的触感,分辨着自己指尖与之前圆香指尖之间的区别,即使之后圆香停下了引导,焰的食指也自觉的不停地抽送着。

  「圆……唔……圆香……」含着圆香手指的小口还时不时的传出一点呓语,在食指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焰突然感觉到手上一阵拉力,随即食指便波地被抽出了小穴,随后食指又被放入了另一个温暖的地方,在感受温暖的同时一团柔软缠上了她的食指。

  「恩……恩……唔,喔……焰……酱,的味道……恩,真的很不错,唔……」圆香一边舔弄着焰的指尖一边发出了断断续续的话语。

  圆香的吮吸与舔弄给焰带来了不少的快感,但是还不足以弥补食指被抽出后形成的空虚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下方传来的空虚感越来越大了,焰终于忍不住出声恳求,「唔……圆……圆香,请,请给我……手指,下,下面……受不了,唔……」

  听到焰恳求的圆香也爽快的请求,右手食指只在肉缝周边稍作了停留便深入小穴抽送了起来。随着下身空虚的满足,焰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圆香注视着焰的笑容,陷在肉壁中的右手食指加快了抽送的动作。随着抽送的加速,焰小穴流出的体液越来越多,顺着股沟流的到处都是,甚至伴随着抽动都能看到星星点点体液飞溅出去。同时焰的体温也逐渐升高,圆香完全能感受到怀中少女传来的火热,而焰的面颊更是红的如同发烧了一样。

  突然,圆香感到怀中的少女身体一阵僵硬,肉壁中的食指更是感受到一阵夹紧,差点以为自己的的手指要被夹断了。随后大量的液体喷涌而出打湿了圆香的手掌。

  「对,对不起,圆香,我,我好像尿出来了,呜——」圆香的耳边传来一阵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圆香转头一看,只见焰满脸涨的通红,怯生生的望着自己。
  「噗呼呼呼……」看到焰的这幅样子,圆香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抱歉抱歉,焰酱,我不是在嘲笑你啦,噗呼,实在是你这幅样子太有趣啦,噗呼呼……」笑了快要一分钟,圆香才好不容易停了下来,而这时候焰已经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焰酱不用担心啦,你不是尿床了啦,噗呼。嗯哼,那些水不是尿哦,而是幸福的泉水哦。我们女孩子在做色色的事情的时候,在舒服到极点的时候就会喷出这些幸福的泉水哦,一般称这种情况叫做——高潮。」

  焰在听了圆香的解释之后,面色好了许多,而就在她安心下来之后,疲惫席卷而来,整个人瘫软在圆香的怀里。

  「怎么了,焰酱?」

  「恩……圆香,我没事,只是突然觉得好累。」

  「哦,那么就休息吧。」说罢,圆香将软在怀中的焰放平在床上,自己则出去打了一盆热水回到卧室,小心的用热毛巾帮已经睡着的焰擦完身体之后,才用已经有一些浑浊的水擦拭起了自己的身体。忙完这一切之后,圆香才躺在焰的身边陷入沉睡。

  ……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照到了晓美焰的脸上,微微眨动的眼皮预示着少女即将醒来,片刻之后少女终于睁开了双眼,而一下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张名为圆香的少女的笑脸。两名少女四目相对,似刹那又似永恒,最终名为焰的少女低下头移开了视线。

  「既然醒了怎么不叫醒我……」低声的话语与其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在尴尬。
  「我也才醒,而且焰酱的睡脸实在是好可爱,怎么都看不够呢,怎么舍得叫醒你呢。」

  「恩……」低着头的焰看见自己赤裸的身体,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原本的话语最终只化成一句。沉默许久之后,还是由圆香来打破。

  「时间不早了,焰酱,我们起床吧。」

  忙碌了一番之后,两人一起用完了简单早餐,之后圆香收拾完餐具去了厨房。焰则准备出门去学校,就在她即将离开大厅踏入玄关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大厅中央空中的显示屏,上面是挚友圆香的肖像,虽然还显得模糊,但是比起昨天那种随时都可能会消失的情况好的太多了。

  凝视着那还显得模糊的笑容,晓美焰紧了紧握成拳头的手指。

  (这一次,我一定会守护住你!)

***********************************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赞助商